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推荐带“后门”的钱包软件 偷了近200个比特币 男子被判5年

推荐有“后门”钱包软件,盗窃近200比特币,男子被判5年

它于2009年诞生于比特币,从最初的公开交易0.0025美元到现在的1万美元,升值约400万倍,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被称为绝对安全的比特币,属于拥有私钥的人,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破解。虽然比特币本身是安全的,但其复杂且不可理解的技术让这个新领域充满了陷阱。无论是交易所还是各种钱包,一个又一个的安全问题都是小白玩家无法忽视的噩梦。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这样一个案例。1986年出生于江苏泰州的一名男子修改代码,创建了自己的比特币“冷钱包”,并推荐给他人。当别人把钱存入这个钱包时,他用软件“后门”偷偷把钱转走。通过这种方法,非法获得了近200枚比特币,最终案件爆发。经二审和维持原判后,该男子被判处5年8个月,并被处以巨额罚款。

修改软件、安装后门、转走近200个比特币

日前,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份《戴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二审刑事裁定书》。根据判决,上诉人(原审被告)戴某,男,1986年出生,汉族,江苏省通州市人,大学文化程度,无业,被捕前租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2017年8月8日,他因涉嫌诈骗被捕。同年8月12日被河南省中原油田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9月15日被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检察院以盗窃罪逮捕,次日被执行逮捕。

至于该男子的犯罪细节,一审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案件:件。

1.2017年3月至4月,被告人戴某在上海西藏南路某写字楼向被害人王某推荐“安全”存储比特币的软件,帮助其在电脑上安装文件名为《99》的压缩软件,并教王某如何使用该软件生成比特币钱包。

之后,戴某通过软件“后门”(意为非法程序入侵计算机系统)盗取了王某存在钱包中的5枚比特币(买入价约2.5万元),通过销赃赚得2万余元。

至于王某被害的原因,根据被害人王某的陈述:“2017年3月9日,我通过微信认识了戴某。他说,在btc china和‘OKcoin Bank’等网站上购买的比特币无法自由控制,也不是真正的比特币。有一个开源平台可以存储真实的比特币并自由流通。让我去上海当面教你怎么操作。”王被戴所谓的“储物术”欺骗了。

2.2017年7月16日,被告人戴某通过手机微信向被害人吴某介绍了“安全存储比特币”的压缩软件“wallet.rar”,并将该软件发送至吴某教其操作。当天,吴在软件生成的比特币钱包中存了188.3个比特币。

次日凌晨5时许,代某通过预置软件“后门”非法获取比特币钱包私钥,盗取其中存储的188.209枚比特币(购买价格约290万元),再通过微信向梁某出售5.87枚比特币。其余通过两个比特币交易平台卖出,共获利3009529.19元,套现至平安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多张以自己名义发行的银行卡。

2018年8月8日,戴被公安人员抓获。

另查明:案发前,被告人戴某赔偿被害人吴某经济损失12万元。案发后,被告人戴及其近亲属提取赃款共计649,755.51元;公安机关追缴并冻结戴在浙江网商银行账户内的赃款110余万元、在中国银行账户内的赃款2.29万元;戴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账户购买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15万余份,在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购买鹏华盈宝货币基金5万余份;戴在中国澳门太阳城[(XX) 345集团3234]的贵宾俱乐部(赌博)账户超过12万港元。扣押一辆苏JXXXXX丰田牌轿车、手机、笔记本电脑、银行卡等归戴所有的物品。

无独有偶,关于被害人吴某的原因,根据被害人吴某的陈述:“我被别人拉入了戴某创建的‘比特币(绝对真金白银)线下交易’微信群。2017年7月16日,代某说比特币在平台上不安全,可以教我一套安全存储比特币的方法,通过微信发一个软件,让我按照他告诉我的步骤,把比特币存储在软件生成的钱包地址里。”它还被戴所谓的安全比特币“存储”方法所欺骗。

对于修改软件代码、盗取他人比特币的原因,戴在供状中表示,“因为99%的比特币玩家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能掌握比特币真正原理的就更少了,我在2012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彻底了解了比特币的原理,根据比特币的原理可以改写成我想要的任何东西,也就是说可以在软件上设置一个‘后门’(意思是绕过软件的安全控制,从对比来看

一审判决还显示,戴某一旦拿到被害人的比特币,就做了大量的交易。戴在供状中说:“我之所以要转这么多钱包地址,就是为了把比特币洗干净,这样就没人找得到了。”“在转让吴某比特币的过程中,我不仅使用了国内的平台,还将它们转让给国外的平台,实现了混币的功能,让这些硬币可以被洗白。”代某也充分发挥了比特币各种先进的匿名交易功能。

鉴于案件的特殊性,磐石软件(上海)有限公司进行了计算机司法

鉴定所也出具了计算机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经对戴某电脑中提取的比特币存放软件检验,该程序在比特币转出交易,生成交易码校验码的步骤中会向“http://girlbtc.website”发送用户的比特币钱包的私钥。

虽然,被告人戴某当庭翻供,但其在侦查阶段供述与被害人武某陈述、司法鉴定意见、比特币交易明细、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戴某向武某推荐存放比特币的软件后,通过预先设置的软件“后门”,非法获取武某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从中获利,足以认定。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戴某违反国家规定,侵入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获取该计算机系统中储存的数据,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危害了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已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戴某在案发后主动赔偿被害人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 、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六十五条 、第三百六十九条 之规定,以被告人戴某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责令被告人戴某退赔被害人汪某经济损失2.5万元、被害人武某经济损失278万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不使用不明渠道下载的软件是最基本的安全防范

安全,始终是币圈特别是比特币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币圈当前面临的安全风险有哪些?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区块链生态安全公司慢雾科技创始人余弦。余弦对记者分析,“简单来说,币圈的风险主要有两个。第一个风险是地下黑客,当前的币圈,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上层建筑都比较脆弱,相对互联网来说,攻击者的攻击成本很低。通过这些攻击手法,地下黑客能够盗取很多数字货币。第二个风险是这个行业缺乏监管,缺乏国家相关的监管背书,有很多的乱象,比如说各种资金盘、博彩等,这些行为其实都是打着区块链噱头的非法集资。”

那么如何保护数字货币的安全呢?对此,余弦说,“这是一个新的行业,小白投资者应该多学习这个行业的知识,不要只看表面。随着知识的加深,对很多表面上的包装、噱头,自己就会有一些判断。另外,存储数字货币的手机、电脑,要安装杀毒软件。不使用通过不明渠道下载的软件来存储数字货币,这是最基本的安全防范。”

加入鸵鸟社群交流,微信id:tuoniao0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每经记者刘永生 每经编辑卢九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