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观点:俄乌战争说明为什么需要加密监管

乌克兰战争表明加密货币在人道主义危机中发挥了前所未有的关键作用,还是表明它们完全不可驯服?在俄国开始入侵乌克兰后不久,乌克兰政府在推特上以BTC、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和USDT的形式请求资助。据基辅Kuna Exchange创始人兼乌克兰区块链协会主席Michael Chobanian称,迄今收到的总金额已超过6000万美元。Chobanian定期通过他的Twitter帐户更新他的数据。与世界各国政府承诺的援助不同,乌克兰军方可以在几分钟内获得这些资金,而不是几周。对于个人来说,加密货币可以提供一种潜在的救命方式来逃离危机。一名来自利沃夫的计算机程序员表示,多亏了比特币,他才得以逃离战争。由于对提款机的严格限制和银行门口的长队,他得以将所有存款转移到边境另一边的波兰。现在,他在波兰志愿帮助乌克兰赢得这场数字战争,对抗网上宣传,鼓励俄罗斯人畅所欲言。然而,俄罗斯人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快速转移大笔资金。随着对传统经济制裁力度的加大,寡头和普通民众都在寻找新的资金转移方式,回避旨在切断俄罗斯与全球资本流动联系的机制。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这是野兽的本性吗?加密货币的内在价值是中性的吗?或者说,有没有办法把加密货币提供的极端条件下资金的快速数字流动性和施加限制的能力结合起来?仅仅是一个令人讨厌的问题提出的这个问题就会让密码界的很多人感到厌恶。他们认为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全部意义在于,没有一个中央组织能够以一种对所有人都一致的、道德上可接受的方式来施加和维持控制。道德——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现代的世界3354是相对的。包括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在内,没有人想出令人满意的方法来调和这种道德脱节。因此,我们有了加密货币,它可以被贩毒集团、军火商和帮派获得,就像慈善机构试图在灾难性情况下拯救生命一样。解决加密货币价值问题的一个方法是使用封闭的用户群。我们可以创建新的加密令牌和分散的自治组织来操作它们,体现创始人和参与者的价值观。例如,Klima令牌体现了持续的碳排放对社会和地球都是灾难性的信念。其出发点是推动高碳抵消价格。一旦碳补偿被应用到一个项目中,它就再也不能出售了。还有许多其他加密货币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突持完全中立的观点。没有什么可以改变创建这些价值中立的令牌的原则。我认为,加密货币监管已经在产生影响能够而且应该做更多的事情。作为欧洲监管的金融机构,NexPay充当存款渠道,使企业能够将加密令牌等数字资产转换为法定货币,并发送到银行账户。这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中,大多数交易仍然通过法定货币进行。加密货币正在迅速成熟,但全球加密货币市场价值约为2万亿美元,而法定货币经济的价值约为1300万亿美元。虽然被称为金融业的狂野西部,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加密货币监管到位的程度。尝试过开通加密账户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克服很多监管障碍。在目前的冲突中,监管机构已经坦率地表达了对利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问题的看法。在美国,一群来自颇具影响力的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民主党人致信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表达了他们对加密货币可能被用来逃避制裁的担忧。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已经联系了每一家在该局注册的加密公司,以确保他们了解制裁措施及其责任,并正在监测情况。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呼吁欧盟尽快推进对其加密资产市场(MiCA)的监管。一些司法管辖区的监管机构已经有权将俄罗斯寡头等个人列入制裁名单或政治风险人物名单。不遵守制裁的企业将面临巨额罚款、严重的声誉损失,并可能被吊销营业执照。无论是出于这些压力还是自身的道德立场,许多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现在都在实施制裁。但他们抵制全面禁止的呼吁,认为这会伤害普通俄罗斯人。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人们会找到其他方式来打破制裁。安哥拉首席执行官赵昌鹏说:“如果人们想避免制裁,总有很多办法。你可以用现金、钻石和黄金来避免。我不认为加密货币有什么特别的。”然而,这种观点忽略了加密货币的数字特性,这使得它们比任何传统的物理价值存储方法更容易和更快地转移资金。监管者没有赢得这场战争,远远没有。但他们正在加紧努力,寻找规避加密货币制裁的方法。我们自己的经验告诉我,加密资产的监管审查只会向一个方向发展。完美的制度永远不会被创造出来,既能把资金拿到需要的地方,又能防止被不良分子利用。这只是因为世界永远不会就谁是坏演员达成一致。以联合国在这方面达成协议遇到的困难为例。然而,在像非法入侵独立国家这样明显的情况下,我们可以也必须继续使用加密货币的力量加上适当的监管来帮助难民在新家园重建生活,并阻止资金流向似乎有地缘政治侵略计划的国家和人民。(CT中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