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超宇宙”会成为数字经济下一个新的增长点吗?

近年来,全球数字化进程明显加快。“超宇宙”作为一个与数字经济长远发展息息相关且极具想象空间的行业,确实很火。随着脸书、微软等知名公司纷纷布局卡槽,一时间,“超宇宙”成为资本市场乃至全社会最前沿、最受关注的话题。

如何正确理解「超宇宙」?未来超宇宙的应用和发展会是什么样子?“元宇宙”是数字经济的下一个高地,还是一个炒作的概念骗局?

《超宇宙》是如何去伪存真的?

什么是“超宇宙”?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出版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曾将“元宇宙”的基本含义总结为:“元宇宙”是通过整合各种新技术,将虚拟和现实世界融为一体的新型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增强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经济系统,在经济系统、社会系统和身份系统中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紧密结合,并允许

民生研究院数字经济首席分析师马天翼认为,元宇宙的概念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狭义的元宇宙和广义的元宇宙。具体来说,狭义的“元宇宙”相对类似于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平行宇宙,即与人类当前所处的现实世界相对应的虚拟世界。所谓广义的“元宇宙”,是指能够提高每个人生活和工作效率的沉浸感,以及能够使生活和工作效率更加可视化和数字化的过程。

在长江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杨力看来,理解元宇宙的常见方式是把它当作一个集体概念,把很多相关技术打包进去。但其实这些技术早就有了,大家其实都在和它们发生关系,不管有没有提到超宇宙。

「元宇宙」会对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当前,数字经济正在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的深刻变革,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作为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的集大成者,“超宇宙”是否有望为数字经济带来下一个新的增长点?

如果把“元宇宙”的商业概念分为To B和To C两个方面,在杨力看来,目前业界对“元宇宙”的讨论主要集中在To C,即所谓的场景虚拟化,以及如何利用进一步的数字化带来生活和工作的改变。但事实上,“元宇宙”未来在To B端的应用会更广泛,值得期待。

“以虚拟现实为例,我们之前在这方面的技术还有很多局限。所以在To C的应用上,用户体验、生态内容等方面还是比较单一,用户群体比较匮乏。我注意到微软最近推出了一款基于虚拟现实的技术应用,可以让工人戴上VR眼镜,看到现实中看不到的部分,从而进行更复杂的供需操作。由此可见,除了我们现在讨论的‘元宇宙’所带来的生活和消费的改变,我们还可以在工业端找到一些容易落地的应用,这些应用可能会在未来极大地推动我们整个工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从而延伸到整个供应链,实现产业升级。”杨莉说。

马毅认为,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元宇宙”赋予了商业生态更多数字资产的价值,也为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最近几天,许多城市都表示将围绕其核心产业集群布局和发展“元宇宙”技术及相关产业。由此可见,未来中国“元宇宙”的发展将伴随着制造业的数字化和文化产业的数字化传播,从而完成整个国内“元宇宙”产业的部署。

“元宇宙”概念火热。如何才能避免钻政策空子“割韭菜”?

自从“元宇宙”这个概念出现后,我们似乎进入了“一切都可以是元宇宙”的时代。杨莉陈至,在目前火热的“元宇宙”概念背后,有许多公司有意炒作的“营销效应”。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公司,他们自己的业务可能和元宇宙完全没有关系,或者只有部分业务可以沾上元宇宙rs。

quo;的概念,就宣称自己是一个‘元宇宙’公司,要对这样的‘伪元宇宙’保持警惕。”李洋说道。

就在2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对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诈骗、恶意炒作“元宇宙”房地产圈钱、变相从事“元宇宙”虚拟币非法牟利等违法活动进行了警示。

“我们要谨防资本利用国家发展规划和热点概念,让国民误解国家产业政策,误导地方产业规划的落实,产生新型数字经济监管风险,出现新的虚拟经济泡沫。”全国政协委员、第五空间信息科技研究院院长、上海市信息安全行业协会名誉会长谈剑锋说道。

针对目前备受追捧的“元宇宙”概念和“元宇宙”市场乱象,谈剑锋表示,应提前布局“元宇宙”行业监管、技术研发和舆情引导。监管要在坚持底线和红线的基础上,加紧制定相应准则和规则,引导社会资本投向原创性、引领性创新领域,也要突破现有约束,为产业发展提供一定包容度。还要注重用技术打造国家数字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做好数据安全防护,切实有效防范各类技术、市场、业务等各类风险叠加。

具体来说,谈剑锋建议,一方面由中央网信办牵头人民银行、公安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对以“元宇宙”概念运营网络社区、网络游戏、网络交易的企业,依据国家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规范要求进行监管。同时,关注并跟踪研究“元宇宙”概念中产生的新模式、新机制,根据需要提前研究制定监管法律和规范,如制定备案登记制度、运营交易模式监管制度,提前防范系统风险。

另一方面,建议从国家层面提前系统性地布局和投资“元宇宙”核心技术相关企业,改变过去在信息技术、互联网等领域长期跟随和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特别是在“元宇宙”产业的基础领域,如芯片、系统、工具等。

“客观地说,目前‘元宇宙’理论大于现实应用,相关技术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到达‘元宇宙’的路还很长,回报还遥遥无期,因此我们对于脱离具体场景的‘故事’要倍加警惕。”谈剑锋表示,资本市场对“元宇宙”过热投入,以及社交媒体如火如荼的宣传,容易对社会公众产生误导或不良影响。应该避免出现利用“元宇宙”社区进行社会舆情引导,对金融、经济模式形成冲击等情况,引导理性看待“元宇宙”概念股的疯涨,平衡市场发展、社会治理和基本价值观引导。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2年第6期)

2022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