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主题公园行业频频亏损 元宇宙会是“生命线”吗?

最近,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的蔓延,主题公园行业的发展再次受挫。

继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暂停营业后,广东广州和珠海长隆度假区的部分酒店也已暂停营业。此外,天津海昌极地海洋公园等部分主题公园近日已暂停营业,原本因疫情而遇冷的主题公园面临更糟糕的局面。与此同时,深交所就超空间业务向山水比德发出第三份关注函,称其涉嫌热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关闭是当前国内主题公园市场困局的一个缩影。那么,热度正高的元宇宙能否成为主题公园行业的下一个风口?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景观。张阿姨摄

全国多地主题公园闭园、关停

春暖花开,主题公园却“春寒料峭”。

自新型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上海迪士尼乐园因疫情防控或极端天气关闭园区已经不是新鲜事。但除了疫情初期持续100多天的闭园,一般都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运营。但最近上海疫情突然加剧,上海迪士尼乐园不得不更加严格管控。

近日,包括上海迪士尼乐园、迪士尼小镇、星源公园在内的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发布闭园公告,称闭园预计将持续较长时间;根据退票的细则,已经购买门票的游客可以在未来六个月内以及上海迪士尼乐园恢复运营后的任何一天参观。公告还称,未来6个月因故不能游览的游客可以获得退款。

无独有偶,同样受疫情影响,天津海昌极地海洋公园也发布了临时闭园通知,开园时间待定;香港迪士尼乐园也在官网发布消息。根据当地政府要求,香港迪士尼乐园将暂时关闭至4月20日。度假村内的酒店、餐厅和一些娱乐设施将继续开放,服务也会有所调整。此外,香港迪士尼乐园还表示,消费者未使用的乐园门票、指定的乐园相关产品以及“仙境”会员资格的相关安排将在乐园重新开放时公布。

其实除了主题公园,主题公园的酒店也受到影响。比如长隆度假村的很多酒店预订页面都显示没有可用产品,包括广州熊猫酒店、珠海企鹅酒店、海洋科学酒店、马戏酒店等。

元宇宙是风口还是虚火?

疫情之下,主题公园的巨额亏损已经屡见不鲜。

中国城市报记者梳理多家主题公园公布的财报或经营数据发现,华强方特2020年净利润下降38.84%;2021年上半年,若扣除1.6亿元政府补助,华强方特归母净利润为亏损4604.1万元。

涵盖文化旅游、房地产等多个领域的华侨城集团,是国内知名游乐园欢乐谷的母公司。在此前的公告中,预计今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每股缩水70%左右。

2021财年,香港迪士尼的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9%至17亿港元,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为负9.7亿港元,净亏损12%至24亿港元。这是该公司连续第七年亏损.

亏损巨大的主题公园不得不自己寻找出路。如海昌海洋公园不得不选择“切尾求生”,出售青岛公司、天津公司、成都公司、武汉公司运营的4家主题公园公司100%股权和郑州项目公司66%股权,总耗资约65.3亿元。直到那时,它才开始盈利。

最近又有一家企业盯上了Metauniverse。深交所再次向山水比德发出监管函,指出公司在元宇宙的资源和技术储备不足,以及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相关信息披露不完整、风险提示不到位等问题。这也是深交所t发布的第三份关注函

公开资料显示,山水比德专注于景观设计业务。是为社区环境、商业综合体、文化旅游、特色小镇、城市设计、区域规划等领域提供专业解决方案的景观设计综合服务商。形成了山水社区、山水文旅、山水城市三大业务板块。

在业内人士看来,山水比德对超宇宙的频繁关注和介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振股价,但在实际产品落地之前,“发烧”的标签仍然无法避免。

那么,元宇宙能切实帮主题公园一把吗?

《中国城市报》记者了解到,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产生的下一代互联网应用和社交形态。基于增强现实技术和数字孪生实现时空拓展,基于AI和物联网实现虚拟人、自然人和机器人的人机融合,基于区块链、Web3.0、数字收藏和NFT实现经济增值。超宇宙将以虚实融合的方式深刻改变现有社会的组织和运作,不是用虚拟生活取代现实生活,而是形成虚实二维的新生活方式,从而诞生线上线下融合的新社会关系,从虚拟维度赋予实体经济新的活力。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包括迪士尼、海昌海洋公园在内的大型主题公园客流受到影响是必然的。因此,使用多元化的数字技术,如元宇宙,显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疫情防控,是一个可行的方向。注册营养师

quo;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完全依靠元宇宙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场景的难度还很大。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称,随着元宇宙的火热以及AR和VR等新兴技术的发展,公园设计师们能够探索将家庭消费游戏体验带入主题公园的沉浸式共享景点中。以文旅产业领域内的主题公园为例,主题公园元宇宙提供的是一种通过科技体验和实体体验相结合所创造的融合体验。同时,袁帅指出,科学技术的进步是推动元宇宙概念落地的基础支撑,数字文旅是当代科技发展下文旅发展的必然趋势。“游客可使用移动设备与周围的环境进行真正的互动融合体验,结合3D投影技术,配合隐藏扩音器的仿真音效,与主题公园中AI驱动的虚拟角色进行个性化交互,近距离接触这些虚拟角色。”袁帅说。

然而,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看来,以现有的科技水平打造以元宇宙为主题的公园还为时尚早,目前大多数还只是噱头,仅停留在概念阶段,更多的还是炒作成分。周鸣岐强调,主题公园的根本逻辑还是基于盈利。尽管如今的VR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但并未在主题公园内被大规模使用,就是因为VR眼镜的坪效极低,不仅设备占地大,且耗时长,不像传统的过山车等项目几分钟就能让一拨人体验完毕。因此,考虑到坪效和盈利性,现在的一些元宇宙元素尚不能被大规模地运用到主题公园中。

以土地开发为特征的主题公园过时了?

与自然景观不同,主题公园是旅游资源开发的成果,是集娱乐内容、休闲要素和服务接待设施于一体的旅游目的地。如今,社会正走向以数字化技术为核心的产业革命时代。因此,发展以元宇宙为核心的新型主题公园一度在业内呼声很高。这是否意味着以土地开发为特征的规模型主题公园已经过时了呢?

“不能说以土地开发为特征的规模型主题公园是过时的。因为这两个定位是完全不同的,传统的主题公园是通过实际体验,比如能够体验失重的各种娱乐设备等,而元宇宙更多是基于精神层面的虚拟体验。对于好动、且精神世界还没有完全成型的儿童群体来说,传统的主题公园是无法被取代的。”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告诉中国城市报记者,即便未来元宇宙技术成熟,仍然会在传统主题公园的生存空间中。

周鸣岐表示,尽管现在大多数主题公园采用的“乐园+地产”的商业模式已过时,但并不意味着主题公园就玩不下去了。“这只能证明过去过度依赖房地产的发展模式是不健康的,今后要更加回归于主题公园的本质。”周鸣岐说,回归原有逻辑就是看中公园本身的盈利性,即有盈利能力再兴建;要么像香港迪士尼或方特一样,有足够的政府补贴,否则应慎重考虑兴建。此外,周鸣岐还强调,眼下的疫情就像一块试金石,所有主题公园都在经历优胜劣汰的阶段,未来主题公园的产品应具备核心竞争力,而非依靠地产溢价而存活。

在疫情反复的背景下,主题公园一直徘徊在关关停停间,何时步入正轨仍是未知数。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称,目前传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毒株对主题公园行业的影响更大,且经济形势要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至少要等到2024年上半年,届时主题公园行业或许会大范围复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