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元宇宙被质疑:每年烧几百亿 小扎迷惑员工

Meta的很多员工现在都在抱怨老板的meta-universe项目不计后果,增加了公司内部的业务麻烦,却不能带来任何收益。

Meta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正在经历公司的一个决定性时期,我们将全力以赴”。“很多人兴奋,但也有很多问题”。

然而,内部员工和外部投资者的措辞远没有这么温和含蓄。

Meta面临“雅虎时刻”?

Meta正处于其历史上的一个危险时期,因为马克扎克伯格将公司的未来押在了不确定的元宇宙上。

该公司的混乱已经开始让一些人想起雅虎。雅虎曾经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但它在类似的威胁下摇摇欲坠,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一位与Meta高管密切合作的科技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我们有理由怀疑Meta是否遭遇了自己的雅虎时刻。”

这位人士补充说,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可能永远不会像过去十年那样占据主导地位。

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雅虎是互联网搜索和其他服务的首选。因此,它被新兴的竞争对手、对数字广告变化的缓慢反应和Web 2.0的出现所淹没。

现在,Meta正面临着它的第一个真正的挑战竞争对手抖音,颠覆性的数字广告隐私保护规则,以及Web3创业公司和技术的爆炸式增长。Meta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和雅虎很像。

Selcouth资本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Keith Hwang表示,广告行业隐私规则的收紧、强劲竞争对手的出现以及用户数量的萎缩,这些都“让Meta看起来面临一个潜在的‘雅虎时刻’”。

“这种印象现在萦绕在投资者的脑海中,这些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Hwang说。」

Evercore的顶级互联网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在2022年2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年初Meta的股票暴跌确实显示了市场“对公司长期基本前景的普遍担忧”。简而言之,市场在质疑这家公司现在是不是雅虎3.0。

里面的人好迷茫。一位最近离职的Meta高级员工表示,Meta和雅虎的相似性是同事间的话题。而且不是最近才开始的,过去几年就有了。

另一名前员工表示,Meta的加密货币和NFTs等Web3项目看起来像是“虚荣游戏”。这位人士表示,这正在Meta内部营造一种氛围,即该公司已经度过了黄金时代。

“Meta现在唯一真正有价值的项目是Instagram,他们越来越走在雅虎的路上。」

关于元宇宙的内外疑问:钱花了,货要等十年。

种种挑战是Meta公司全面转向Metauniverse的关键动力。一名最近离职的前高级员工表示,扎克伯格最近的决定是因为担心Meta的业务已经稳定下来,无法增长。

然而,根据Insider杂志对Meta的10名现任和前任员工的采访,现在Meta的员工担心这些新的决定不会带来更好的经营业绩。

扎克伯格的全力转向可能会使Meta成为未来元宇宙基础软件和硬件的主要供应商。但目前来看,这只是一个遥远的可能,视觉的成本非常昂贵。

2021年,该公司在超宇宙上损失了100亿美元。即使对于世界领先的巨头公司Meta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现在,元宇宙基本上是空的,扎克伯格自己也说了,至少要十年才能完全开发出来。

在2021年的各种金融会议和技术会议上,扎克伯格本人多次表示,“我不指望超宇宙产品很快盈利”。“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年内,在超宇宙达到盈利规模之前,将投资数十亿美元”。

50776231361.jpg" border="0" alt="" title="" align="" style="/*width: 169.3mm; height: 95.2mm*/;" />

有业界资深人士表示:「Meta有勇气、有资金、有能力最终做好元宇宙,成为行业新标杆。但他们经不起犯错。」

然而内部员工和外部投资者都在担忧,在重重艰困挑战中,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押宝很可能犯了错。

据另一位最近离职的Meta员工说,到目前为止,元宇宙项目花了很多钱,却没有什么可展示的成果。

该人表示:「与其现在在元宇宙上的大肆宣传相比,现在Meta的元宇宙产品开发远不能满足自己吹的牛。

Meta的元宇宙项目仍然没有什么可以摸得着、或者看得见的内容,更不消说实际使用了。」

另一名Meta前员工说:「扎克伯格是把全副家底押注在了自己不拥有的市场板块上。」

乔治敦大学专门研究市场营销的教授Christie Nordhielm表示:「Meta在大众观感中已经是五分钟前的旧时黄花。在网络科技领域,文化认同上的现货感比什么都重要。

而现在Meta在公众认知中,就是狂欢聚会上那个觉得有必要到处扯着人倾诉『我其实很酷』的过气网红。」

Wedbush证券的常务董事Ygal Arounian也称:「Meta在元宇宙上发力能否成功并不确定。它现在仍然很强大,占市场主导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将永远如此。」

老板急躁,员工懵圈,没谁知道自己该干啥

这些人还说,自从Facebook在2021年10月将其公司名称改为Meta以来,那些在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广告部这些Meta公司的现金流部门中的员工,也对他们的未来工作定位与当下努力方向感到一头雾水。

据一位最近离职的Meta总监级前员工说,Meta公司现在在公司内部「拼命宣传普及元宇宙的愿景」,这是「扎克伯格唯一想谈论的事情」。

尽管热情如此,但老板的焦躁并没有即时被高管转化为大多员工的工作职能。

Meta的商务团队是该公司的一个热门部门,它尤其明确地告诉属下员工,至少在2023年之前,该部门不打算投资任何元宇宙项目。

一位Meta现员工表示:「由于没有连贯一致的业务策略,同事们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活、该交付哪些进展。这基本上是在煽动无序和焦虑。」

Meta正试图改变这种状况,应对是成立了一个高级公司内部公关团队,以便在内部更好地普及宣讲其元数据的雄心。

离职的前员工们说,公司正在 「组建专门的元空间团队」,其中一个团队的领导人将覆盖公司内的所有团体。它的任务是让员工知道高层「有一本元宇宙项目的执行手册」,即使实际上此物并不存在。

Meta发言人否认了此说法,不过承认负责元宇宙的副总裁Vishal Shah的确在与「公司内所有领导人交流更广阔的愿景」。

这是教科书式的变相承认。

总监级前员工说,元宇宙无疑是扎克伯格的重点,以至于据说他要和负责「虚拟现实实验室」的新任首席技术官Andrew Bosworth一起检查所有的新产品演示,并亲自检视「虚拟现实实验室」的所有合作计划和创意。

该前员工说:「如果元宇宙是扎克伯格寄望公司未来的所在,他就不会把具体操作让给其他人,即使是名义上的项目负责人。」

Meta员工对扎克伯格有信心者不过半

内部员工的信心丧失,从改名Meta开始就有了。

在2021年11月的员工问卷调查中,回复者对自己的直接业务领导有压倒性的好评,其中包括「员工管理」 (84%的好评)、「工作协作」 (83%的好评)和「团队影响」 (85%的好评)等类别。

然而对公司未来和高层大领导的看法上,Meta员工的好评度剧降:对公司未来的积极评价是65%,而对高层大领导的信心只有49%。

二者结合,就是「对公司未来乐观」选项只有51%受访者才选,「为公司感到自豪」选项的选择者占55%,而明确选择「还会继续留在公司」的受访者只有47%。

要摆脱困境,还得让扎克伯格继续做总裁

像Meta这样的转折并不新鲜。亚马逊、迪斯尼、IBM和微软在成立多年后都在新的行业中获得了成功,但很少有公司的转向如此巨大。

有行业资深人士称,扎克伯格砸钱在「元宇宙」或「虚拟现实实验室」,其实可以解读为,「我知道一开始这些项目没用,但我要继续探索」。

「对于这种社交网络技术,你必须逐步投资,才能发现什么是有效的,改进建立在用户体验的基础上」。

现在Meta拥有几乎无限的资金,自然可以不像创业阶段那样做出艰难的单一选择,可以试图在多领域多项目上同时做所有事情。

尽管扎克伯格的现时公关形象有欠正面,但他仍然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卓越的经营者。如果Meta要成功地重建其广告业务、与TikTok竞争、并成为元宇宙中的佼佼者,他就需要继续做CEO。

行业资深人士说,「扎克伯格有惊人的毅力。并且拥有创始人的思维和公司内部的权威。他说跑起来,员工就不会跳动」。

「如果他们引进一个外人来接手做CEO,投资者与项目经理们就会为了现金流而榨干公司。那么Meta真的会成为下一个雅虎」。

参考资料: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ark-zuckerberg-metaverse-obsession-driving-some-employees-nuts-2022-4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