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头条-获取币圈情报,读懂区块链产业!

超宇宙造核 从AR开始

AR是否已经到了需要专用芯片的转折点?

近日,Rokid和安谋科技联合做芯的消息将这个话题抛到了业界的聚光灯下。

2017年,就在苹果凭借自研芯片在iPhone和Apple Watch取得成功的同时,其Mac产品在性能优化升级的过程中遇到了瓶颈。

自加入苹果以来,芯片工程师张诗钟斯鲁吉一直致力于根据苹果设备的具体需求设计芯片,而不是使用符合通用要求的芯片。

当时,Sluggie开始了一个风险很大的项目:用自主研发的M1芯片替换苹果笔记本和台式电脑使用了15年的英特尔处理器。

这一震惊PC行业的决定,不仅让苹果获得了与其他竞争对手的巨大领先优势,也为其进军汽车、VR等潜在的未来产品奠定了基础。

AR行业即将开启专用芯片之路。会延续当年苹果破局的神话吗?

移动时代的通用芯片无法支撑AR眼镜的未来。

从手机的平面交互到VR的虚拟现实交互,再到AR的虚实融合交互,每一个层面对芯片计算能力的需求都在呈指数级增长。

Metaoculus专注于VR场景,对芯片的计算能力要求远高于手机,但VR设备的体积比AR大,所以对芯片的功耗和体积的需求并不迫切。

微软Hololens专注于特定AR场景的使用,而不是日常佩戴,所以理论上只要头部在承重范围内,就可以不断添加芯片来满足其功能需求。

即便如此,在三代产品中,Hololens已经携手三星开始定制芯片。

2012年采用棱镜方案的谷歌眼镜已经做到了50g的轻量化,但是信息显示有限,屏幕成像效果不理想,无法满足C端多样化的场景需求。

IMG_256

图:Rokid Air AR眼镜

2021年,Rokid推出了自重83g的AR眼镜Rokid Air,引领行业向轻量化迈进了一大步。但是从日常佩戴的一副眼镜的重量来看,还是有提升的空间。

IMG_257

图为目前市面上AR眼镜的主流芯片方案;目前的“芯片拼接模式”不仅带来了更大的PCB面积,也导致了更高的功耗和更大的穿戴尺寸。

比较一副太阳镜的重量,提供极致的交互体验,满足日常佩戴需求。我相信这是AR眼镜未来的演进方向。

但很明显,目前的通用芯片在处理能力、功耗、性能等方面都无法满足便携式AR眼镜未来的发展需求。

而PC和移动时代的芯片已经无法支持未来的AR眼镜。

IMG_258

据研究机构预测,2025年AR眼镜产品出货量将创新高。

一种新的未来AR眼镜异构芯片设计方案

随着元宇宙的盛行,安谋科技作为国内最大的芯片设计IP开发和服务商之一,涉足元宇宙芯片并不意外。

IMG_259

据悉,Rokid与安谋科技即将研发的专用芯片将采用高集成度、小封装、低功耗、低延迟、高性能的异构设计方案,提升图像和传感器数据质量,实现更好的AR体验。

预计这款AR芯片的整体功耗将有几百毫瓦,这款AR芯片的尺寸将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

Rokid将在OS(YodaOS-XR)和算法引擎(SLAM、手势、数字人等)层面进行赋能。)来押注面向未来的真正轻量级、佩戴舒适的增强现实AR眼镜产品。

IMG_260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定制AR芯片并不仅仅是几个小芯片的简单整合。

而是通过芯片pipeline的低延迟设计,加速数据的读取、传输和处理,把所有数据快速传输到Rokid Station或手机上完成计算,以保证更好的实时性,比如SLAM要求更低的MTP (motion to photon) 延迟。

IMG_261

勇闯AR造“芯”无人区,Rokid底气何在?

“首先和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能提供更好的产品吗?”斯鲁吉在谈到苹果要造M1芯片的这场辩论时说,“这是首要问题。这和芯片无关。苹果不是一家芯片公司。”

相对于跨界进入芯片领域的厂商,AR眼镜厂商公司推出自己的芯片则是一件更自然的事情。

我们注意到,早在2018年Rokid就发布了自研AI芯片KAMINO18,这款芯片模组和1元硬币大小接近。

当时通用的芯片都是用CPU做运算,但Rokid创造性的选择用异构的方式来提升性能。

Rokid CEO Misa在当时透露:“Rokid不通过芯片赚钱,Rokid也不是以做芯片为出发点的,因为对我们来讲,行业的人都知道芯片的利润特别低,只是因为市面上没有我们需要的,所以我们来做,如果市面上有我就用它。

Rokid不是一家芯片公司,而是人机交互技术公司,未来Rokid的芯片还会加入机器视觉方面的能力。”

IMG_262

△2018年,Rokid选择集成 DSP 的AI芯片,在处理语音算法时实现数量级的提升;定制 NPU完成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算法,比单纯用CPU来计算效率提高 30~50 倍

时隔4年,这家还在成长中的创业公司要再一次在人机交互产品上创造AR芯片神话。

在“拿来主义”的捷径面前,Rokid凭什么敢走自研芯片这条“艰难且险峻之路”?

一是源于其产品迭代和场景落地的成熟经验。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但在AR细分领域,Rokid已深耕了至少5年,拥有从硬件到软件,从技术底层到应用场景全覆盖的完备解决方案。

IMG_263

△2017年,Rokid就已研制出AR眼镜原型机

截止目前,Rokid已有四款AR设备实现量产及规模化应用:

红外测温眼镜Rokid Glass

分体式阵列光波导AR眼镜Rokid Glass 2

一体式工业AR头环Rokid X-Craft

消费级AR眼镜Rokid Air

囊括从单目到双目、从一体到分体、从工业级到消费级等多种设备形态,覆盖油气、电力、汽车、防疫、文旅展陈、零售、个体消费者等丰富场景。

这些经验的积累使得Rokid对AR产品的市场需求与发展趋势的研判都更为精准,能够为芯片设计提供更合理的方案。

IMG_264

二是“自研芯片+自主OS”的紧耦合。

芯片不能孤立进化,软硬一体的高度协同才能够使计算性能最大化。

在此之前,Rokid已自主开发了一套面向AR眼镜的操作系统YodaOS-XR。

这是一个支持多模态交互、跨平台的操作系统。

对Rokid来说,自己的芯片搭载自己的OS及软件生态,系统和算法的性能将发挥到最优,AR眼镜的功耗与交互的延迟度能够进一步降低,带来更极致用户体验的同时,产品创新的自主权和想象空间也会无限大。

IMG_265

筑牢未来竞争壁垒,补齐生态最后一块拼图

从2020年开始,全球深陷“缺芯潮”危机,中国科技企业意识到在尖端且核心科技领域被“卡脖子”的滋味并不好受,车企、手机厂商、互联网大厂接二连三扎进“造芯”赛道。

方兴未艾的AR行业头上,也高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站在元宇宙的窗口,Rokid抢先踏上AR造芯的拓荒之路,用“自研芯片+OS”打造产品护城河。一硬一软的自主研发,成为掌握科技竞争主动权的核心倚仗。

当然,目前XR领域的竞争将愈演愈烈,互联网和手机巨头们虽未正式入局,但不排除全面入局的可能性。

Rokid作为行业先行者,并没有逃避这个问题,而是早早在“生态版图”上布下先手棋。

这款自研芯片在Rokid的版图中,可能意味着生态链的最后一环,也是最关键一环。

至此,Rokid将形成“芯片+操作系统+算法引擎+平台+硬件”的完整生态,进一步筑牢产品竞争壁垒。

站在行业角度,这颗芯片作为AR造芯的开端,将为后续AR芯片的迭代与升级积淀下宝贵经验。

Rokid对AR产品、技术、用户、市场的理解以及对整个行业和生态的理解也将通过这颗芯片的落地输送给合作伙伴。

随着Rokid与安谋科技的“芯”动作,元宇宙行业是否将站上加速期?我们拭目以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